椎名光和小男孩步兵

椎名光和小男孩步兵

剪碎炮焦,研细用之。投以麻黄汤,为加知母八钱,滑石六钱,此证虽在太阳之表与腑,实已连阳明矣。

”表叔高××,年过五旬,胃阳不足,又兼肝气郁结,因之饮食减少,时觉满闷,服药半载,毫无效验。上七味,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,去上沫,纳诸药煮取三升,去滓温服一升,取微似汗,汗出多者温粉扑之。

即愚平素所遇肠溃疡证,亦恒治以金银花、旱三七、鸭胆子诸药,对于此证亦不宜。 <篇名>32.太阴病宜四逆辈诸寒证太阴自少阳传来原无寒证,乃有其脏本素有寒积,经外感传入而触发之,致太阴外感之证不显,而惟显其内蓄之寒凉以为病者,是则不当治外感,惟宜治内伤矣。

忆愚少时,曾治一阳明实热大便燥结证,方中用大黄三钱,服后大便未通下,改延他医,方中重用浓朴一两,服后片时出热汗遍体,似喘非喘,气弱不足以息,未逾半日而亡矣。冬不藏精之人,其所患之温病,有因猝然感冒而成者。

少阳不可发汗,发汗则谵语,此属胃。 为其凉而宣通,损伤瘀血肿疼者,服之可消肿愈疼,融化瘀血。

然愚闻之,毒菌生于热者,惟凉药可以消之,黄连、苦参之类是也;生于凉者,惟热药可以消之,干姜、川椒之类是也。惟柴胡之升提,与麦芽之宣通相济以成调肝气之功,则肝气之郁者自开,遏者自舒,而徐还其疏泄之常矣。

Leave a Reply